黯旌

【霜铁】I Don't Wanna Live Forever

找了很久的一篇

爱酱:

*这篇莫名其妙被屏了↓重发一下……舍不得大家之前的评论呜呜呜



正文:


  


  


  他们之间从不去讨论谈论关于“爱”的字眼。


  


  这是一种逃避;而Loki对此心知肚明。


  


  神有几千年的寿命,而像Odin那样神力强大的主神,更是有几十万年的光阴好活。之所以当得起“神”这沉重又辉煌的字眼,正是因为他们与宇宙同在,闪耀的岁月漫长得如同一颗恒星。


  


  而人类的寿命,啊,那实在太短暂了。一百年的光阴委实太短,都不够神寿的一个零头。一个人类,不论他在世时多么伟大,他所做出的成就在十万年的寿命面前都渺小的不值一提。


  


  可是Loki从不为此就藐视人类。正相反,人类恰恰是他在九界中最尊重的种族。


  


  他将他们指代为蝼蚁,因为他们实在渺小。可他也因此由衷地敬佩他们。


  


  一百年有什么好活呢?那不过是几万个日日夜夜。神域的一棵树抽芽的时间都要比这个长些。在Loki的眼里,人类和朝生暮死的蜉蝣孑孓没有两样:因为真的太短了。即使有一双灵巧的双手,有一副聪明的大脑,人类也无法把它们留住太久,只能在几十年的时间后含圌着恨与不甘把它们带入泥土。


  


  可正是因为这一百年光阴的短暂,让他们深知时间的作用。那在微不可察中流逝的每一秒,都比黄金还要宝贵。


  


  Loki在年幼的时候曾与Odin一同降临地球。那是个怎样的世界——到处都是山峰与荒原,人类与野兽虫蚁混杂而居,穿着树叶与羽毛,手里拿着石头与木棒做成的长枪。他们因为神明的降世而惊恐万状,跪在地上向他们顶礼膜拜。


  


  “记住他们,”Odin在那时对Loki说,“他们是九界中最不会被驯服的种族。你只能成为一小群人类的头领或神明,却永远无法让这整个族群为你效忠。”


  


  Loki没有点头。他那时候还小着呢——几百岁,大概吧。还正是叛逆的时候。他在Odin面前总表现得聪敏乖顺,却从不肯把父亲的话放一点在心上。他那时候多渴望来自Odin的赞赏,就有多渴望按照Odin说得反着来——Odin说这个星球难以征服,那他就要做这个星球的主圌宰。众神之父应当睁大他那独有的浑浊的眼睛,看看他的小儿子是如何做成他完不成的事。


  


  所以在Loki坠落彩虹桥,拿到权杖后,第一件事想着的,就是去地球称王——他比从前更迫不及待地证明自己,他要让整个九界都知道,他比Thor要好,比任何一个神都好。


  


  证明自己的最佳办法,当然就是去做成所有人都做不成的事。


  


  当Loki握着权杖,站在stark大厦的顶端俯瞰这座人世间的至伟之城的时候,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上一次到来地球究竟是什么时候。


  


  不会超过一千年吧。Loki想。


  


  可是看看人类做了什么——他们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一千年的时间,让他们几乎上天入地,从头顶上的星星探索到最深处的海洋。他们依然跑得不快,无法飞翔,可是他们已经追赶上了神灵的脚步。他们制作工具,创造生命,用自己的双手一点点改造这个星球。神话里的故事在书本上暗淡,因为人类正在做着过去只有神能完成的事儿。他们对Loki的到来赶到恐惧,却并不对他抱持敬畏之心——他们称Loki为“外星人”,而绝口不提他是一个神。


  


  Loki忍不住拿神族与人类对比。然后他意识到,太过漫长的生命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阿斯加德雄浑壮丽,在九界中瑰然地像一颗戒托上最大的宝石;每一个骁勇善战、无所不能的阿萨神族都居住于此,在数万、数十万、数百万年中近乎永远地重复着相同的生活。他们的生命实在游走的太慢了,任何的刺圌激都只能带给他们片刻的欢愉,过后再剩下的就只有麻木。


  


  是的,麻木。Loki讨厌阿斯加德,讨厌这个麻木的,永远不会有一点变化的星球。这颗星球,连同圌居住其上的神族,只是一颗巨大的金苹果。它维持着光芒万丈的鲜丽外表,它永远不会变化,永远不会腐烂。


  


  神啊,神的寿数实在太长了。他们可以花几百几千年的时间纵情声色,而毫不会觉得自己是在虚掷时光。其实阿斯加德的时间也和在地球上一样的速度流淌;只是因为那几十万年的无所事事,而让时间的流速也几十万年的被拉长了。永恒的、不灭的、亘古不变的,这一切,都让Loki厌倦。


  


  而人类就不同了。在他们的地盘上,永远都在瞬息万变。Loki羡慕他们,他们都在同一件事上投入几代人的精力,那不过也只是区区几百年的时间,可是他们能用心血造就出让他这个神都倍感惊叹的成果。因为寿命太短,所以人类中的大多数都在努力让自己活得更加有意义。聪明一些的去当科学家,在某一个领域助推人类向前迈步;有天分一些的去做艺术家,用诗歌和绘画来讴歌抑或批判人类正在经历的生活。什么都没有的普通人,也在自己该在的位置上,快乐地奔波劳碌着。人类中的大多数在Loki看来都和钟表背面的小齿轮没什么两样;他们不惹人注意地转动着,却能把整个文明在这同心合力的合作下推动一格。


  


  他们只不过用了数千年的时间,已经快要赶上神的步伐了。Loki在那些代表了一整个时代的建筑前流连,听着人类谱写的音乐,阅读着他们从古至今写下的书卷。在合上圌书的时候,Loki忍不住想,人类啊。


  


  九界之中最好、也是最令人绝望的种族。他们的美妙之处,也让人如此痛恨。可如若他们也有了与神一样长的寿命,那么他们在近乎无垠的生命中,是否也会像神族一样堕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抓紧每一个分秒与时间赛跑,不懈地孜孜不倦向前呢?


  


  Loki无法给出答案。他不能赐给人类这庞大种群中的每一个个体以永生,而他也不会那么做。他敬佩人类这个族群,却又对大多数人类不屑一顾。准确来说,他看不起每一个人类个体,只除了Tony。


  


  Tony。Loki在心里咀嚼这个名字的时候都觉得甜蜜。他从不怀疑Tony是所有人类中最好的那一个——没有比较级,他就是唯一的那一个。Loki惶恐地,小心翼翼地爱着他。Loki喜欢很多人类的造物:他喜欢巴圌赫的音乐,喜欢莎士比亚的戏剧,喜欢高迪的建筑;他喜欢曼哈顿区一条街道上的甜品店,那里总有新鲜的带着奶油香味的蛋挞和软软的布丁。可是这所有的一切加起来,都比不上Tony——他是Loki在这个地球上最留恋的。


  


  Tony很好;他也许是所有人类中最聪明的,也许还是所有人类中最富有的,但是Loki并不是为此爱他。阿斯加德遍地都是黄金,而神明也因为不朽的生命而对一切无所不晓。Loki还没有那么肤浅;他所爱的并不是这些。这些看起来光鲜亮丽但又虚浮的东西,并不能赢得神明的青睐。它们最多只能是给Tony增添几分光华,而无法盖去他本身的色彩。


  


  “我爱他的灵魂。”Loki把自己的想法讲给亦师亦友的Amora听的时候,小王子害羞得耳朵都红了。


  


  女巫对Loki的剖白深感惊奇。她思索了一会,才开口问Loki:“那是什么?”


  


  “人类把内在称作灵魂。”Loki这样解释,“它是一个人的习惯、记忆、情感等等,与这个承载它的躯壳无关的东西。”


  


  “所以Anthony Stark的灵魂与其他人类有什么不同呢?”Amora追问。


  


  Loki也咬着嘴唇思索了一会。他抬起手,在自己心脏的位置比划:“Tony,他有一颗神灵之心。”


  


  是的,Loki早就想这么形容Tony了。他比神域那些只知道喝酒打猎、把几千年的时光醉醺醺地度过的阿萨人更适合当一个神。他聪明,强大,无坚不摧,灵魂比造世之初的第一捧泉眼还要纯粹。他善良而又悲天悯人,眼光能看到十年百年后的未来;他从不停止,他一直前进。可是他却囿于这一副伤痕累累的皮囊里,再有短短的几十年就会被钉入棺盖。


  


  我爱他。Loki在每次抱着他的时候都这样想。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他最多只能偷得这个人类的几十年时光和自己共度欢愉。


  


  他不能与Tony日夜不分形影不离,因为人类的身体在疲惫时需要休息;他不能时刻把Tony锁定在自己的眼中,因为人类需要踏上战场;他不能与Tony没完没了地分食性/欲的禁果,因为人类承受不了太多的这个。


  


  我恨他。Loki会一边亲吻Tony流下的泪水一边这样想,我恨他有一副这样的皮囊。


  


  Loki从不曾想过自己会爱上什么人。他孤僻,恶毒,愤世嫉俗,对自己命运中存在的一切不公奋起抗争。他的血液里掺杂着毒汁,像一条蛇一样在神域中格格不入地爬行。他憎恨光明磊落、憎恨神族中天生的美好的那些部分。他在知晓自己的身世时毫不惊讶,因为这正能解释他为何无法融入阿斯加德这一切金光灿烂的部分中——他永远站在那有着阴影的角落里,是所有金苹果中唯一腐烂的那一颗。


  


  他秉性中最坏的那一部分,在爱上Tony之后还是没有改变。他依旧热衷于追名逐利,在别的星球上把人家的家园搅得天翻地覆。他没有再在地球上干过坏事,因为往大一圈,这个星球是他和Tony的家。


  


  是的,家。Loki为这个词感到幸福又酸楚。他过去曾经执着的、想要的,来自Odin的肯定,来自兄长的平等对待,他至今仍未收到;但他却拥有了别的,新的,从前没想过自己能拥有的。


  


  他与Tony在每个早晨相拥着醒来。临海的窗户能射圌进最好的晨光。神并不需要太多休息,但他愿意与Tony相拥而眠。没有外敌入侵的时候,Loki会和Tony待在实验室里,为播放古典乐还是摇滚乐争论不休;而在有不怀好意地家伙上门的时候,Loki会跟着出战,用魔法帮助Tony解决点小麻烦。


  


  “你们是怎么相爱的?”Amora和Loki一起坐在世界树的一棵枝桠上用塑料小勺舀着Loki给她从地球上带来的香草冰淇淋。


  


  Loki的眼神因为回忆变得柔软起来。


  


  “是我爱他。”Loki强调道。


  


  “哦。”Amora把勺子咬在嘴里,出言讽刺,“所以你甚至都不确定这个人类爱不爱你?”


  


  Loki没搭理Amora的挑拨。


  


  “我们之间从上床开始。”他开始讲述他和Tony之间的故事。


  


  纽约大战后,Loki有一段时间没出现在地球。阿斯加德发生了太多事,让他自顾不暇。等到他终于想起来要去地球搞点什么动静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又落到了Stark大厦上。


  


  然后他捕获了一只,在酒会上喝得醉醺醺、因为打电话叫的模特还没有来而大发脾气的钢铁侠。


  


  Loki好心地帮助Tony解决了他的生理需要;当然还有他自己的。在他们做到一半的时候,他还顺手把那个终于姗姗来迟的模特丢回了她自己的家。


  


  第一次的滋味还算不赖。Loki和很多人,或者神,都上过床。当你有漫长生命的时候,总会想方设法地找点乐子来消遣。而且神不是人类,没有那么多道德与法律的约束,羞耻心也稀薄得几乎不存在,所以在享乐上,他们一向比人类更加奔放。可是在Loki几乎数不过来的性/爱经历里,和Tony的第一次也是美妙到不言而喻的。他身下的人类柔软又脆弱,因为酒精的原因而脸色潮圌红。他承受不了Loki太用力的进攻,像只小动物一样委屈地呜咽着。


  


  他原来是这样的。Loki在高圌潮那几秒短暂的失神里这样想。他想到纽约之战的时候,和他宣战的那个正义英雄;又看看现在在他怀里,哭得眼眶通红的Tony。


  


  在床上征服你曾经的敌人有种另样的快圌感;于是尝到甜头的Loki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还有下一次。而作风开放的Tony在第二天早晨看到赤圌裸的Loki之后朝他轰了一炮,可也答应了Loki第二次上床的要求。


  


  这就是一切的开始了;Loki从触碰这个人类的肉体开始,慢慢摸索到他的灵魂,然后带着一股不可自拔的蠢劲,像个初次谈恋爱的毛头小子一样一头扎了进去。


  


  “没出息。”Amora这样评价他。


  


  可Loki才不管;他的爱恋之心熊熊燃烧着。这几千年里他都没体会过什么光明与温暖的滋味儿,可是Tony纯粹得像一道光,把他那点灰暗的小心思都照亮了。


  


  Loki痛恨被人约束。他痛恨Odin,他收养了自己,但又只把自己当做炫耀胜利的工具;他痛恨Thor,他的兄长从肌肉发达的身体再到坦荡荡的内心都把他对比得可怖又卑微。他痛恨神域金光闪闪的一切,每个人都想救赎他,都想让他回到前途光明一心向善的“正轨”上——没人问Loki想不想要这个。他根本不想做一个高高在上、品格无垢的偶像。他想堕落,他想追逐欲圌望的顶峰,想做一个彻头彻尾的坏蛋。他不需要怜悯,不想被追在身后喊他回家。他该是四海流浪的。


  


  而Tony,他从不对他有什么要求。他对Loki放任自流,对Loki偶尔暴露出的本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对Loki没有标准,也不妄图去改变他。他有一种包容的姿态与Loki相处,像个好脾气的家长般宠爱Loki。


  


  “他一定爱我。”Loki笃定地对Amora说。


  


  可即使他们彼此相爱,又有什么用呢?他们的寿命差,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可怕的鸿沟。五十年,一百年,在神的眼中,这些时间与今天和明天的差别又有什么不同呢?


  


  “你可以杀了他。”Amora给他出主意,“把他的骨头淬成钻石或者什么玩意,佩戴在身上,这样你们就可以永不分离了。”


  


  Loki对此的回应是翻了一个白眼。


  


  “我觉得你缺少一个头盔,”他说,“把Thor的颅骨磨平怎么样?”


  


  Amora想象了一下这个画面,很快摇了摇头。


  


  “还是活着比较有趣一些。”她总结到。“不能给他一颗金苹果吗?”


  


  Loki低落下去:“他不能消化那个。”


  


  Amora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他。


  


  “我知道一种魔法。”她轻声细语地说,“它能把你的寿命分一半给他——你愿意这么做吗,Loki?”


  


  Loki背靠着世界树的枝干。他抬起头的时候,能看见头顶笼罩着乌云的天空。


  


  然后他摇了摇头。


  


  “那太久了。”他说,“我想他一定不想活那么久。”


  


  Amora把香草冰淇淋的空纸盒丢到世界树下。她站起来,理了理自己的金发。


  


  “那就去和他告别吧。”她说,“现在和一百年后,又有什么分别呢?”


  


  Loki有点恍惚。这句话他也曾对自己的哥哥说过——反正不过是一瞬,几十年的相守和现在就进行的告别,确实没有什么不同。


  


  Loki回到了地球。他的小抱抱熊躺在床上,在连续工作了二十多个小时后睡得正香。


  


  瞧瞧你。Loki一边俯下圌身吻他的额头一边想,只是二十个小时就让你这么疲倦——


  


  我爱的人类啊。


  


  Loki感到眼眶酸涩,哽咽难言。他想悄无声息地离去,又想叫醒Tony和他告别。


  


  现在是最好的时机——现在最适合道别。他不用面对Tony的衰老;尽管他不会因为那些皱纹就对Tony丧失爱意,可是他会因为自己无法对抗的时间而更加心痛。他不需要面对那些不可挽回的无力,不需要在Tony消散在宇宙中后依然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将会永生。


  


  他的眼泪掉下来,砸在Tony的手背上。


  


  Tony抬起手摸了摸圌他的脸。他依然闭着眼睛,嘴角却带着笑容。


  


  “公主的眼泪不是会变成珍珠吗?”他揶揄地说。


  


  Loki扯了扯嘴角。他凑上去,用手掌盖住Tony的眼睛。他不想让Tony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但又忍不住在小抱抱熊的嘴唇上吻了又吻,把自己冰凉的泪珠留在对方脸上。


  


  “我要走了,蜜糖。”Loki控制着呼吸,不让自己哭得太惨,“我不会回来了。”


  


  Tony沉默了一会。


  


  “你知道我爱你吗?”他毫无预兆地问。


  


  “是的。正如你也知道我如何爱着你。”


  


  *


  


  Loki离开了九界。他乘坐着飞船,在星际间跳跃着。他在一个星球上降落,捣乱,对所有人实行他的恶作剧。有大把的人爱他,更多的是恨他。他孤身一人,在星球间来往。他在每一个地方都短暂地停留,然后他惊奇地发现,比地球还要好的所在太多,而比人类更好的种族也数之不尽。


  


  他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反正不管过去多久,都太短了。


  


  他在一个星球上经历了一件好玩的事:这里正在举办狂欢节,而他成了这座热闹星球上的一日国王。人们把他推上用鲜花和彩带装饰的黄金车,用天马拉着游圌行,围绕着他欢呼。在狂欢节将要落幕的时候,他被簇拥着坐在巨大的圆桌首席,每一个人都上前想要向他敬酒。


  


  Loki痛快地喝了不少。可是当一个美貌的姑娘试图坐到他腿上时,他礼貌地拒绝了。


  


  “嘿,甜心,这可不行。”Loki绅士地说,冲着姑娘摇摇手,“我还有一位恋人呢。”


  


  那位姑娘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好吧,那么她现在在哪里?”她咬着牙问。


  


  Loki端着酒杯大笑起来。


  


  “哦,那我可不知道。”Loki抬手把因为大笑而流下来的泪水擦掉,“不过我想,他应该已经死了。”


  


  “那还有什么问题呢?”


  


  Loki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他摊开手,抬头看着对方时的绿眼睛亮晶晶的。


  


  “可是你看,我还活着呢。”


  


  他说。


  


  FIN.


  


  

评论

热度(569)